乌凌图明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一个收藏用帐号。勿扰,please。

我完了。
风白是我脑海里狂飙五六千字其他cp纯车后想写车还是会害羞得以头抢墙的cp。
我真的,一时半会出不去这个极点坑了。

00.(因为实在太丢人了,扔到这个号上好了。)
01.我尽力了1551。开不开得起来另说,但是我的目标就是做最纯的人开最快的车,啊。这个问题我真的没办法和你解释,毕竟我只是一只发情期中的小白兔。
02.但是……为什么……会,这样。我太难了,我真的太难了……
03.写给未来在现实中的相方:(虽然我估计我是一辈子都不会有了。)我,在下,老子,在可怜巴巴拽着你衣角不分手的时候,在握住你的手放在脸上蹭啊蹭,拿睫毛扫过你手心的时候,不是让你摸摸我的头问我怎么啦要抱抱吗。
04.你上我啊。快点。
05.……我真的已经成年了,我二十几岁,我好累。
06.要用什么办法暗示才能让别人开窍。难道我这辈子都只能明示不能暗示了吗。
07.我怀疑自己明示都没用。只会被对方扯着脸一通笑话。
08.“哈哈哈哈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也太可爱了吧这种事应该我先说才对吧?”
09.可爱你奶奶个球。
10.我枯了。我要怎么才能跟未来的先生解释,不是你想多了,是我性欲就这么强,求求你让我当一回妖艳贱货吧。
11.想起个事。虽然跟相方没什么关系吧,但是,喜欢我就直说啊……我整个初高中一直被蒙在鼓里,已经快绝望了,觉得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结果毕业之后才知道是大家一致认为不应该告诉我这个吉祥物,就让我一直当个天真可爱的宝宝吧。
12.……有几个甚至还是我妈看出来端倪然后告诉我的。我:???!
13.那些年因为没人喜欢我还哭了好多回,直接导致现在接触同龄人都是一副“滚远点别来烦我”的表情。
14.虽然现在只是跟人说说话都会脸红,一句晚安都要犹豫至少五分钟才发过去,但是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能看到我在床上软成一小团的样子,别再在一边无视我算计好露出一点点的腰和我不安分的在抱枕上动来动去的腿啦。
15.错误的做法:盖好被子,在额头上留一个亲亲然后说晚安。
16.这是在养女儿吗。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到连一下都不愿意碰吗。
17.正确的做法:掀衣服,掰开腿,提枪上阵。我说别亲哪儿就往哪里亲,快哭出来的时候在我耳边说荤段子然后等着我一边委屈地大哭一边把拳头锤过来。
18.我很怕疼。能让我忍着难受继续的估计只有吃辣(辣是痛觉)和做爱。
19.所以你懂我意思吧?
20.行了……不懂。我知道的,我早该知道的……
21.我觉得我迟早要演一场自慰被抓包然后跟人摊牌的戏。本戏精心里苦,我想演的戏明明只有在床上叫人先生、前辈或者老师。
22.自慰并不舒服。想要的是活的,会呼吸有体温有心跳的大活人,哪怕真的上过床以后也并不舒服,只要看着对方心里就会感觉轻松一点。
23.闲来无事,录了很放松的时候抻懒腰的音频,仿佛预见到了今后叫床的声音。觉得,诶,这个,是……我?我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的吗。感觉好陌生。
24.不给别人听的啊。只给父母和自家先生听。

25.断断续续写到第二十五条,开始脑袋冒烟了,之后的下次再说吧……

苦也得接着写啊……但有时候真的是挺不住了。

2011年的我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鬼,那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写的东西总是被各种人,被父母,被同学,被圈外好友和圈内好友评价“看不懂”。
到2019年的今年已经从小鬼头变成胆小鬼了,为什么大家还是看不懂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难道真的就没有一点点长进吗,是我丝毫没有成长还是没人能跟我的灵魂共鸣啊_(:з」∠)_
我一定要去写他人想看的吗,我就真的不能只把自己的世界展示给别人看吗,没有任何一个人哪怕一秒钟想过我的灵魂也许还挺有趣的吗。
我曾经也想着永不妥协,到后来我终究还是退让了,谄媚了,也低头了。
写别人想看的东西,活成自己不想要的样子。
为什么。
凭什么。
我知道自己从来都只是个凡人,我从来不妄想着去追逐天才的背影。我做我自己就好了,我选择相信努力是会有回报的,做到这种程度即是是庸人也该有点回报了吧。
……不存在的。现实中没有,不是现实中还是没有,我太难了。
我真的,做不到啊。我就是低产,就是会因为一个小bug选择放弃然后坑掉,就是喜欢反反复复炒冷饭,就是会为了一个词语认真纠结大半天乃至好几年(所以那个片段到底用温柔还是轻柔啊几年过去了我还没想好……),
……其实我知道啊,全是我自找的,所以哪怕我把整颗心脏血淋淋的剖出来,自以为献出了一片真心,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的自我感动。

做了噩梦,但是感觉很有意义先码一下。
其中有个设定是,能力者将双方拖拽到异空间内展开战斗,解读空间中隐藏的符文并重新组合会获得这个单词的含义赋予的东西,可能是职业(更换对应服装)也可能是武器道具之类的,然后用获得的东西展开战斗。虽然不是现实世界但是输了就会死,同时自己创造出的虚拟世界和物品不仅不会偏向创造者还会不断侵占自我意识,给人一种这里就是现实世界的假象,陷入幻觉的人会被困在世界内永远无法出去。
符文玩法类似外语的拼字游戏,将打乱的字符进行重组,使现实中难懂而无规律的语言变成以现在的条件也可以解读翻译的单词。
同时幻境可以进行嵌套,就像一重梦境套着另一重梦境一样。
双方(只能是两个人的殊死决斗)有三个目标,一要打败彼此,二要考古发掘出符文并翻译,三要回到现实。

存。我流拉贝。

“可我不想把星星困在一盏灯里。”
也不能。








全网没一个吃拉贝的,这可真是意料之内的悲伤。

是充满感性的晚间随便小声bb

突然就又想说说风白_(:з」∠)_
唉风白真的是……拿我整个青春(虽然实际上我没有青春这种东西)和命嗑出来的。
从最开始的一人乐,到找到有且只有一位理念还不相同的同好,到试图安利每个我认识的太太甚至有收获到太太们产的粮,再到太太纷纷变成陌路人我又回到一人圈的极点,最后是现在偶尔看到【风白这个拉郎好像有点可爱哦】的言论会叹口气然后微笑,就真的是、从生理到心理都确确实实老了好几岁。
给风白产的粮能占到所有产出的一半,发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其余都是觉得自己乐一乐就好的手稿。质量嘛虽然有进步但也就是……一言难尽这样子,反正基本就我一个人看啦丢人也是丢给自己。
但是写的时候是真的快乐,心很痛的时候也是痛并快乐着。傻白甜时期快快乐乐写,抑郁时就拼了老命写,仿佛只要还嗑着风白就有活下去的理由,其实也不是这cp就真的怎样怎样rio,完全是我自己自私地想找个理由活下去,理由本身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么一个东西。
我为什么非得喜欢快乐星猫,它是很好,但是不够好,我又为什么非得喜欢风白,角色那么多,cp那么多,为什么就非要拉郎俩冷角色。
……所以我嗑的其实不是风白,是能让我心里觉得舒服的相处模式吧。这种事好几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
快猫属于几乎一季换一批声优,主要角色上一季还这个性格下一季就变另一个性格的典型,官方这个窒息操作就会产生同人什么性格都不会ooc的理由,然后又因为不是最主要的角色,风跟白的性格还留有很大的创作空间。
冤家?ok呀。大哥小弟?可以呀。相濡以沫?这也有可能呀,反正我是都脑补过。想呀想呀的,从无关到姐弟到兄弟到叔侄再到(伪)父子把各种可能性都脑补了一遍,理由还是反正我一人乐,也没圈管会去挂我。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这样的性格↓
风他特别容易害羞也很容易就哭,平时会傲娇一下说点什么糊弄过去,到很暧昧的场合就只会大脑当机然后一个劲的我不是我没有,因为炸毛的反应很有趣所以谁都乐于逗弄他玩,但是在某些关键时候又会很帅气很有担当。会为了目的去巴结别人但还是分得清是非,兴趣是很普通的喜欢玩电脑游戏,总之就是很普通。
白看着乖巧无害其实心里头蔫坏蔫坏的一直有反抗意识,因为很弱所以一直是个正经人不像星座战士一样一边打架一边闲聊,价值观除了无论如何都想活着之外都是普通人的标准,普通很好啊,普普通通的也可以很可爱啊。
总之就是虽然风白出身很不普通但最终都朝着普通的方向转变的普通的相处模式。
啊,普通万岁。哪怕是只有我认为的普通。
不管是站在风的视角还是白的视角还是作为旁人看着他们,也不管这种感情被归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这都会是让我心里觉得很舒服的一种相处模式,是我拿青春总结出来的我觉得理想的人际关系。风不会把白当长辈看但却可以去对他撒娇,能在对方身上得到童年缺失掉的亲情。他也能意识到,啊,我很弱,但是有人比我更弱我得去保护他。同时他也可以去怒其不争,觉得明明两人之前的人生轨迹差不多,为什么一个这种性格一个那种性格。白对风一方面是会加重自卑感,但另一方面就是能找到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能给本来很苦的人生增加一点希望,会觉得,啊,毕竟我也做不到其他什么,但是照顾好你这个性格还是可以的。
awsl,是并不特别有魅力的普通人之间小心又青涩的互相扶持,awsl。

存。快猫圣杯战争。

前略。
但是我知道,你会像现在这样(),却不会故意抓住我畏光的弱点不放,果然这就是那什么,绅士的自我修养吧?
……我们果然合不来啊。
嗯哼?耸耸肩笑了,但是声音冷冰冰的。
那就只能期待哪个平行世界里地球面临危机了,当一对相亲相爱的好队友可不是件……的事。

我不是说过吗,小少爷你会当面鄙视我,但绝对不会在背后捅我刀子。
……不过很遗憾,我会。
你做什么——你!你!!!!
以令咒之名——
自裁吧!

哎呀,我投降我投降,死灵法师嘛……倒是天天都能跟尸体为伴,不过自己变成尸体这事就不太好办了。这位小兄弟倒是看上去挺精明,不知对上次圣杯战争的caster一事,有何感想啊?
哥、(一瞬间惊惶的表情,但是很快平静了)你是指,上一次圣杯战争中你是参与者之一?
不如我们谈个条件吧,你我都是明白人,也不需要什么拐弯抹角的。
……我凭什么信任你。
让一个战败者再特意去死一次有什么好处吗,我死了倒没什么,说难听点干这行的谁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只是可惜了啊,剩下的情报……
够了。我明白了。
是,不愧是明白人,我喜欢。
合作愉快。
嘁。(果然还是干不过这只老狐狸。)
(但是关键情报说出来之前突然……)
他看见了光。令人厌恶的,许久未曾感受过的光明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诶、什——
极其罕见的,思维停滞住了,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做不了。
彻底失去意识前看见的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身影,这怎么可能呢,但是已经无暇去细想。
——啊,真是该死的人生,一个死灵法师,最后的归宿居然是光明吗,你这裁定的可够离谱的啊,
……欧应万。


你很闲是吗。英灵座容不了你这尊大佛了是吗。
你不也是吗。都死了多少年的人了,还跟叛逆期似的玩离家出走啊?


哦呀?这可说不准呢?狙击你的心,kira(๑•̀ㅂ•́)و✧
青年恰到好处的微笑配上轻佻愉快的语气,当真是杀伤力巨大。
然而女战士似乎并不吃这一套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写满了mdzz和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小少爷真是家教良好,啊,真令人羡慕,就连骂人都这么文质彬彬,听起来不痛不痒的。
才不是。现界以来我也是学到了一些()的话语的。
哦,说来听听?
你、你……算哪块小饼干?!
(大爆笑)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

妮妮和小粉

小风威胁双子的样子也没有威慑力。

小风明面上说双子一无是处,只有双生子这点也许能好好利用然后诈一下别人,不过这么弱,估计家底早被对手透干净了。

薇薇不狂化时没有一点点b阶的样子,妮妮很疑惑,直到她亲眼看见薇薇沉默着和自己执行任务后脏兮兮的使魔对峙,哦,果然其实是普通的女孩子吧,看见猫猫也会走不动路吧。结果下一刻薇薇突然暴起并以令人惊叹的效率给脏了的猫重新洗白。吓得妮妮赶紧赶在长毛猫要变无毛猫之前把目前被剪成了短毛猫的使魔收了回来。

不是的,
这不是我,而且全体国民的愿望。
其他的魔术师我们会想办法搞定,会尽量减小他们的损失让他们投降,算是姐姐拜托你……就当、就当回来狩猎几天,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想要钱的话,国库不成问题,想飞黄腾达我们也会安排那些人的爵位,召他们进宫庭,我们不会用不干净的方法复活你的,这样你也不能开心,对不对?

她是还未羽化就被杀死在茧中的蝴蝶

存。希伯来神话二创,和典籍有极大出入。

1.或许是因为“劣质品”的缘故,贝利尔的成长比同期的天使要慢上许多,又因为总是深居浅出,旁人只当他是最近诞生的小孩子。有天他混进小天使群里午睡,睡着睡着眼前突然就亮了,贝利尔不满地睁开眼想看看光的来源,然后看到了拉斐尔。【真没办法,只能再睡一会哦。】
对方这样说着,把自己当成普通的赖床的小天使。贝利尔想起当年米迦勒路西菲尔他们还是可爱的小团子,都是自己这个哥哥在带(虽然完全不称职),转眼间他们都带孩子去了,自己还没从孩子长大呢。
光线慢慢减弱了,变得很柔和,如同躺在这位天使的怀抱中一样,贝利尔再次沉沉入梦。
2.突然间路西法问贝利尔【你恨我吗】语气轻松的像是在询问今天天气怎样。
气氛完全僵住了,利维坦故作镇定实际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别西卜咀嚼的动作一顿,玛门疯狂给贝利尔使眼色,撒旦狠狠瞪了路西法,眼神中满满都是【我恨你啊。可是你从来没有问过我。】
贝利尔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态度,【是啊。】众人不敢呼吸【恨过,后来懒得恨,也就算了。】路西法愉快地笑笑,阿斯蒙蒂斯和玛门迅速活跃气氛把这事带过。
3.路西法的仇家很多很多,神让他堕落,天使讨厌他,人类畏惧他,就连地狱七魔王里也不全是他的拥护者,所以多一个贝利尔也无所谓,他当时会去问这个还真的就是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态随便问问看,结果贝利尔不恨他他反倒有点小惊讶。
他是少数几个知道贝利尔全部人生经历的之一,他的无力,他的连神都无法弥补的缺陷,就连他的堕落也是因为被自己利用。
像撒旦一样恨我吧,这样也许心里还会舒服一点。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地狱的最高统帅居然也会因为做了错事而产生罪恶感。路西法莫名地郁闷然后伸手揉乱了一旁撒旦的头发,收获了一如既往的抗议后对他抱歉地笑笑。
4.要让两位公认的最不像恶魔的大天使长前往魔界可是个大难题。公事公办自然是可以,乌列尔看着冷冰冰其实很好说话,但是不微服私访就失去此行的意义了。
拉斐尔还没苦恼完就被加百列拽走了,等他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魔界,外表和身上天使的气息也掩盖得好好的,只剩气质还过于纯洁,不怎么像个魔族。
加百列交代完注意事项就跑没影了,你怎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来过魔界多少次啊,拉斐尔在心中默默吐槽,但是他是一个正直的天使,虽然现在伪装成魔族人依然如此,于是赶紧压下想要吐槽的念头朝着目的地走去。
5.贝利尔的防壁魔法在世界上数一数二,无论多猛烈的物理攻击或者多高级的魔法攻击,对上他就能被轻松化解,也就是因为这样的能力让他在天使战争中阻挡住了大部分亲神派天使的猛攻,造成最后的堕落。然而这样一道铁壁却拥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只要被人知道,就能轻松征服他。
贝利尔的内心非常脆弱,他像是遇到危险的刺猬,充满尖刺的外表谁都不敢去碰,被藏起来的肚皮却相当柔软。
长期以来七十二魔神一直对他进行心理暗示和洗脑,他们当然忠诚,这都是为了自家主君好,是善意的谎言。悲伤的、身为天使的过去如果会让人哭泣,那么就没有被记住的必要。如今的贝利尔他们的君主,是强大的魔王(虽然是个完全不管事的)。
6.无论是询问米迦勒还是路西法对方的事情,总会得到他们笑着的答案,对方很好啊,聪慧,强大,充满魅力,值得敬佩,他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可惜他做了自己不该做的,我们的观念彼此不合,所以已经没法再共存了,仅此而已。
昔日的挚友如今反目,人们总是期待着更加戏剧化的答案,而不是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然而事实却就是如此,因为要继续成长,所以要离别,当年打得轰轰烈烈的圣战成了彼此对对方最后的回忆,自那之后,他们未曾再相见过。
7.乌列尔看着顶着一头小卷毛的梅塔特隆卖力整理的样子感觉心里有点暖。天使的数量已经达到了饱和,像这样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谁会不喜欢梅塔特隆呢,他天真无邪,总是充满活力,微笑起来的样子似乎能融化一切坚冰,也包括自己这座大冰山。说起来,自己小时候就是个个性阴沉的孩子呢,真是跟旁边这位一点都不同。
所以为什么呢。是他的错觉吗,梅塔特隆对谁都那么好,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什么,把普通的礼貌当成……其他什么?自己这种无趣的,根本不想天使的性格,到底有哪里值得吸引他了。
想不明白,唯一知道的只是自己其实早已不知不觉地被他吸引,人人都爱梅塔特隆,就像人人都爱拉斐尔和加百列,只是这样而已。而已。
8.目前的关系是这样的:
加百列——利维坦
利维坦曾经当加百列是尊敬的姐姐,堕落后一切的敬意全都化成了嫉妒。加百列很想很想拯救这个妹妹,想要与她和好,哪怕她依旧不知道产生矛盾的原因。曾经利维坦是加百列的小迷妹,如今加百列是利维坦的stk。
拉斐尔——贝利尔
是主cp,最后再定,还没想好,总之大概是自闭少年和暖心人妻。
乌列尔——梅塔特隆
青涩又可爱的双向暗恋,两人从外表到性格都十分互补。正式确立关系后乌列尔有时会变回小时候那个腼腆害羞的性格,让旁人十分惊讶。梅塔特隆和桑达尔丰(是他另一个人格)都很喜欢乌列尔。
路西法——撒旦
撒旦讨厌路西法,是他夺走了自己的一切,土地(魔界),名号(地狱之君),恋人(莉莉丝),自由(归顺于路西法麾下),最后是他自己的心,而路西法知道。而傲慢如路西法居然也会有想要赎罪的一天,他明明什么都有,几乎什么都可以得到,但总觉得全给了撒旦也还不够。
玛门对贝利尔有过单箭头,贝利尔不知道。后来玛门放弃了,但还是很好的朋友。他和贝利尔始于雇佣关系,贝利尔免费借魔神军团给他,代价是由他代为管理。
米迦勒和路西法的感情还没发芽就被扼杀在圣战之中。
米迦勒对神是单箭头,而且永远不会得到回应。
9.
仅次于神的:四大天使长和七大魔王。在之后是其他生物。这个仅次于是指地位,不是指力量能力之类的。
天界人界魔界这三界不是越往下越低等,它们的地位是平等的,魔界会被鄙视是因为天界的偏见。
魔界一开始就是有社会存在的,并不是路西法开创的,他只是让魔界变得非常繁荣。
并不只有天使会帮助其他生命,魔界人也会。
天使诞生越早不代表混得越好或者位阶越高,另外只要努力,有些普通下阶天使也能逆袭,但不是全部都能。
10.人设:
好累啊下次写吧。

【快猫】接上一篇。

宝具之后再想。技能之后再补完。
佳佳,护国的女将,两把水剪用得虎虎生风,生前打了败仗含恨而终。因为生前经历有着极高的对魔力,但是本人看见魔术师心态还是会变得很脆弱。本质只想当个温柔可亲的好姐姐好女儿,可惜最后什么都没守住。杀死经历相似的怪卡后想清楚了。
阿杰,生于魔术师世家,在整个魔术师中也是相当古怪,家族比起追求结果【圣杯】更注重身为过程的【战争】。哥哥死在圣杯战争,自己也跟着要体验一下为什么当年哥哥没有后悔。
帅戈,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的古怪男人,因为星猫做了手脚只记得职介是archer,宝具也被封了大部分。别人都觉得,哇,这英灵好厉害,实际上只有知情人知道他被召唤很冤,死得更冤。
星猫,真正的archer,作为caster参加过上一次圣杯战争时御主是阿威。上一次还不是这个心态,跟生前一样单纯,结果作为留到最后的一组见证终末后几乎崩溃,振作后隐藏身份作为人类活着,想尽办法想要改变这一次的结果。
卷毛,傻乎乎被星猫卷进事件的普通魔术学徒,一根筋又热心,如果不是命运捉弄人本可以和星猫成为很好的搭档。活到了最后知道了一切的真相,生气过,最后想通了。变得成熟了之后决心努力改变之后的未来。
阿飞,箭术精湛,戎马一生,从侠盗变成起义军再黄袍加身成了王,人生没有大风大浪,只是成为王之后每天很不快乐,把国家治理得不好不坏,最后寿终正寝。这段让多少人都羡慕的人生他自己不够满意,他实际上没有王之器,只适合当个侠客,因此积极回应圣杯战争成了从者。
欧应万,假冒御主,追踪星猫,想要修正此次圣杯战争的ruler,诈死后作为落单从者独自战斗。上一次圣杯战争中也出现了。是那一次最后的赢家。本质上其实不坏,也有自己的计划,但是由于缺乏沟通还是跟星猫和佳佳打起来然后回英灵座了。
薇薇,要啥有啥富可敌国但一心想着要拯救世界的魔术师,根本不是人类这个种族。作为 ???有着令人嫉妒的,不学习魔术、天生就能治愈伤痛净化污秽的力量,再活个几百几千年恐怕连生与死都会被她颠覆,意识到这点的其他魔术师利用薇薇的单纯善良设了个套背叛她把她杀死。
阿牛,看上去憨厚可亲,属于魔术师中偏善良的那一派,不把薇薇当单纯的使魔对待也真心对妮妮好,但本质还是个魔术师,会杀人,也想要通过参加圣杯战争证明自己的力量。如果能一直活下去终将成为能影响世界的大人物,可惜死得最早。
妮妮,(自认为是)阿牛的义妹,魔术天赋极高,跟着他胡乱学了些东西就能比别人发挥出更大的力量。阿牛死后抛弃了懦弱,接过他的令咒成了新的御主。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实战就和佳佳一方对上,一直占据上风,本来可以一路赢下去,但也是时运不济,让薇薇回忆起过去狂化失去理智,最后难恨而终。
风魔,名垂青史的魔术师世家的一员,名指的是恶名,互相背叛是魔术师的常识,以背叛留名历史的却不太多,他占其中一个,也因为他的背叛使得恶名昭彰的黑魔王一家彻底垮掉。生前死后都只想当个好人,没人相信,小吉小米信了。
小吉小米,是妄图通过圣杯战争平步青云的不入流魔术师家系的分家,不受重视,也因此保留善良没染上魔术师的恶习,对经历相似的风魔有认同感。小米误触了准备还不完全且本该属于小吉的召唤阵,兄弟两人知道无法挽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战争失败后被驱逐出家族,作为普通人继续人生。
大牌,太太太出名了,到了不管是魔术师还是普通人都认识的程度。因为是现代人物,尸体还没烂干净呢,所以平时得由皇家魔术师保护好了,不然一传开全世界都得知道。不屑于融合灵魂之类的歪门左道,所以要是想复活他只能通过圣杯。本人其实不想复活,可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已经被召唤了,迫于压力也不想亲族伤心,很勉强地在打圣杯战争。
莉莉,大牌的姐姐,自愿当了御主代表整个王族想复活大牌。本人其实隐隐约约觉得有不对劲但是还没等找大牌好好谈谈他已经战败回英灵座了,最终选择彻底放弃复活小王子。
怪卡,没能护住自己的国家导致灭国的王子,亡国的元凶是黑魔王的家族。不喜欢血淋淋的战斗,一心钻研科技武器,研究出的部分机械即使过去几百年也精巧到无人能完全破解,是许多魔术师毕生追求的目标,也因此一直被召唤一直被逼着打仗,最后实在忍不了了,毁去所有圣遗物拒绝被召唤。
大尾,身份过去皆是迷的死灵法师,比起人类更喜欢冷冰冰的尸体,通过自己的渠道搞到圣遗物召唤怪卡,结果怪卡太倔了没劝动。两人相性实在不合,一直处于冷战状态,也因此丧命,否则很可能会是最后的赢家。擅长用最小的损失得到最大的利益。

【快猫】一个小时赶出来的,有bug再改吧

好无聊,好悲伤,来打场圣杯战争吧。跟原作设定有很大,很大,以及很多的差别。
是最普通的那种(妈的圣杯战争啥时候普通过……),职介没啥出格的,剧情走王道剧情,还是那什么,自古弓兵多挂b,自古枪兵幸运e,自古君王不得人心,以及其他。

saber对魔力很强,暂定个Caroline,就设定为最强组合吧,看着温温柔柔实际上能杀成鬼神的佳和一看就很精明唯一的短板只有体能的杰。杰因为是魔术师世家所以目的是研究,对杯子意外的没有兴趣(但是没人信),佳的愿望是改变过去,最后改为毁了杯子。

archer Libra,自称作为archer登场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是自己太帅总是无意识就射穿少女的芳心,实际上自己真不知道为啥……可能只是普通的有弓阶适应性。枪弓暂时结盟隐藏了真实职介,让其他御主以为他们是没脑子的莽夫,但实际上职介是反着的。真正的御主是starry,可是因为讨厌starry所以平时和ken在一起,结盟时这点没有摊牌,直到死前aio才意识到自己过于信任starry了。然后更复杂的是starry自己也是从者,目的也是毁灭圣杯。Libra自己也被这个御主摆了一道,想反抗但是被令咒杀死,死后starry接替archer。

lancer自己吐槽自己,说近些年来座上有些奇怪的传闻,比如什么自古枪兵幸运e来着,然后超自信的说不值得记住,然后还是栽了……唉何必呢八季出场时间还凑不忙三分钟的神箭手先生。你说你好好的当个archer不好吗非要特意选个适应性不算高的职介。枪兵为啥用弓?枪兵难道不用弓吗??咳认真解释是弓是幌子有意义的是箭,就跟碎瓜看起来是骑士实际上用的死线一个道理。御主aio。要实现的愿望未来得及说出就双双被杀死。

berserker vivian恶属性特攻然而没几个恶属性我爆笑,御主暂定老好人哥哥?要是不是他肯定把灵基强行改造成alter然后特攻方向就变反。御主死后由nina接替,给出的理由是想要活下去,但是真想活她完全可以不插手这件事,所以实际上还是想复仇,知道哥哥不是那么单纯温柔的人了,想了想还是决定走他的老路。

assassin是黑家人,没想好是爹还是儿子中的一个,大哥不用考虑了他那个暴脾气不手撕部下就不错了。我本人是很想写windy啦但是他本人本来就像个杀阶,最后确确实实是杀阶的话感觉挺没意思的。算了就他吧,我懒。御主Michael是不入流的魔术师旁系,其他人都想着一步登天结果还是召唤出了最弱职介,但是本人不介意,很乐观的走一步算一步,最后活下来了。

caster duke阵地作成差得一批然而很能打,看不起旁门左道然而御主是个死灵法师David,今天不讲王的故事,来讲讲因为???招致灭国的某位王子的故事吧。自古c组出真爱这个定律怕是要折在这一届。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以为是duke・alter吗实际上是小王子本人啊。duke不认真打David也吊儿郎当,活了很久真是给身体孱弱的魔术师争气。

rider Leo,御主是姐姐lily。r组这边就是用钱和血统砸出来个自家早逝的孩子然后想把圣杯抢过来让他受肉重新当回人,至于本人什么想法似乎没有考虑过呢。

saber原型彭忒西勒亚,berserker原型南丁格尔。


对战:saber佳杰  archer帅卷(星)  lancer飞欧  berserker薇牛(妮)  assassin风米   rider牌莉  caster卡尾

00
薇破坏卡的魔术工坊,帅飞达成协议。卡尾冷战吵架。
01
飞佳对战,未果,风得到错误情报。
02
帅薇对战,薇败,没死,御主死了换为妮。
03
风牌相遇,风溜了。
04
飞牌相遇,飞败,死,枪组退场。一。
05
卡尾不吵了主动出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端掉骑组。骑组退场。二。
06
薇佳相遇,薇败。狂组退场。三。
07
帅风相遇,帅被星杀,风懵了,想跑没跑了。杀组退场。四。
08
卡看着帅被星杀,想着好好分析一下把圣杯战争打下去,像杀死骑组时那样坐享其成,没想到最后佳星达成协议一起把卡杀了。术组退场。五。
09
真相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了。
10
佳星互相提防,好一顿折腾。马上再要开打时意识到第一个退场的枪组有问题。准确来说是欧有问题。

星欧同归于尽。弓组退场。六。
圣杯已经成型,然而最后的赢家剑组没有许下愿望而是毁灭了圣杯。至此圣杯战争彻底结束。

超想看闲杂人等吼着邪了门了我他妈就没见过这么能打的caster,或者berserker带着魔性的笑声疯狂输出然而生前是类似南丁格尔那样救人的。
太好笑了。嗯。好笑。
从者御主间并不会出现什么让人喜闻乐见的搭配,我倔啊,我就不想靠着卖cp博人眼球。

卡主场的题目用零个人故事里那个【无瑕的罪人】,初登场时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但是摆明了你不毁我遗物哪怕有令咒威胁我我也不怕你而且不会听你的。
牛死后接替的御主是妮。小姑娘最开始还哭着喊了声把哥哥的手还给我,但是紧接着就说正事请求更换契约对象。